司法援助

还明确设立家暴庇护长场所;将每年11月25日“国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19-04-24 19:48     浏览次数 :

[返回]

  市妇联副主席吴晓娟介绍,我市各界人士多次致力于将温州的成功经验推向全国,如在最高人民法院中国应用法学研究所工作的温州人陈敏给温州提供了不少有效指导;如全国人大代表、温州晚报郑雪君主动向温州市妇联收集反家暴做法的温州经验带至全国两会

  元旦前不久,在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八次会议上,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家庭暴力法》(简称《反家暴法》),并确定在今年3月1日起施行。

  这是我国首个反对家庭暴力全国性法律。法律共计六章三十八条,其中收录八项“温州经验”。如法律中第四章“人身安全保护令”,温州自2009年就已开始实施;第三章第十六条的“告诫书”制度,温州也已实行了两年

  温州市妇联权益部工作人员按照该法律,逐步找出其中的“温州经验”。这八条“温州经验”分别是:家暴告诫制度、人身安全保护裁定制度、成立家庭婚姻调节组织、相关部门当为受害者提供法律援助、提供家暴庇护场所、同居关系家暴当列入家暴范畴、进行反家暴宣传、相关部门当协助伤情鉴定。

  《反家暴法》第十六条,指出“家暴情节较轻,依法不给予治安管理处罚的,由公安机关对加害人给予批评教育或出具告诫书”。正是温州率先全省施行的家暴告诫制度这一经验。

  第四章整章节名为“人身安全保护令”。涉及当当事人遭受家庭暴力或面临家庭暴力现实危险,可向人民法院申请人身安全保护令。早在2009年,龙湾区人民法院就已出具过第一例关于家暴的“人身安全保护裁定”。

  第十条中,要求人民调解组织应当依法调解家庭纠纷,预防和减少家庭暴力的发生。温州市、县两级已有婚姻家庭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共12家。

  第十五条涉及“有关部门需将受害人安置于家暴庇护场所”,与“公安机关需协助受害者伤情鉴定”。

  第三十七条涉及“家庭成员以外共同生活的人之间实施的暴力行为,参照本法规定执行”,同居关系被纳入其中。

  一纸全国性的法律,却有诸多的“温州经验”。背后的原因是什么?市妇联副主席吴晓娟介绍,一方面,温州在反家暴方面已有了长期的探索,工作经验丰富,曾引发全国关注。另一方面,我市各界人士多次致力于将温州的成功经验推向全国,做出了不少的努力。为此,吴晓娟娓娓道来。

  “在市妇联系统妇女维权信访件中,七成涉及婚姻家庭内容。其中,家暴案件占比往往是婚姻家庭类案件的第一或者第二,且家暴受害者中,百分之九十以上都是妇女。”吴晓娟说。然而,如何消除家暴却遇到了现实难题,对家暴的防治需司法、公安、民政、妇联等各部门携手“作战”。但缺乏一个全国性的反家暴的法律文件。简单点说,各部门即使想要“联手”,还少一把“尚方宝剑”。

  2006年,温州市妇女发展规划(2006年-2010年)开始实施。吴晓娟记得,在规划制定过程中,她曾把这一困惑讲给法制办一位热心人士,请其想点办法。该热心人士立马提醒,可向市委市政府“请”出“尚方宝剑”。因为,在全国性的妇女发展规划中,已经提及允许政府令的形式出台相关反家暴的规定。“当时,我们非常高兴,立马把这一请求上报市委市政府,且在我市的发展规划中提了出来。”

  凭借规划内容,市妇联积极呼吁,终于推动《温州市预防和制止家庭暴力规定》在2006年10月24日审议通过,并于11月15日起实施。据《中国妇女报》称,这是中国首个为预防和制止家庭暴力颁布的地方政府令。

  在该《规定》中,明确温州市各级公安、民政、司法行政、工会、共青团、妇联等组织,要及时受理家暴投诉;且将家暴报警纳入110警务受理范围,要求公安部门接警后迅速出警,若不及时出警将给予纪律处分;温州受家暴妇女首次有了“110”的保护。

  此外,还明确设立家暴庇护长场所;将每年11月25日“国际消除对妇女暴力日”所在的那一周,确定为温州市“反家庭暴力周”。

  这一“政府令”的出炉影响极大,当时的《青年时报》与《中国妇女报》等全国媒体竞相报道。且温州的反家暴行为,从此有了依法行事的依据。

  全国首发反家暴“政府令”还仅是起点。从那以后,温州在反家暴方面的探索,越走越清晰。

  2008年,全国首推9家基层人民法院作为全国涉及家暴民事审判试点单位,龙湾区人民法院被纳入其中,第二年,该法院就开具了第一单涉及家暴的“人身安全保护裁定”,自龙湾人民法院开了先河,到了2010年,为家暴受害者提供人身安全保护裁定,已成温州“常态”,在市、县两级法院推行开来。有了人身安全保护裁定的制度,家暴受害者有了司法机构的保护。

  值得一提的还有2013年11月我市五大部门联合推出的家暴告诫制度。该制度要求,即公安机关在接到报警后,如发现是轻微家庭暴力,则对施暴者出具一张《告诫书》,有了这张“红牌警告”的施暴者如果下次再犯,将被从重处罚。《告诫书》还可以作为人民法院认定实施家暴的证据,对于家暴案件的“取证难”将有一定程度缓解。

  2014-2015年,我市已开具了573张《告诫书》。不少妇女从中获取了自己的权益保护。比如,瑞安市民郑女士多次被丈夫毒打,在离婚诉讼中,丈夫黄某对自己的行为拒不承认,郑女士就是拿出一纸《告诫书》,证明了黄某的家暴行为。最终否定了其一面之词。

  “温州经验”引起了全国妇联的关注。2010年,全国妇联权益部把培训班开到了温州,学习温州反家暴以及妇女维权的经验。温州在反家暴方面的有效做法借机被推向全国。

  如今,台州、嘉兴等地均已开始家暴告诫制的探索。在《反家暴》法中,也成为明文规定的条例。

  告诫制、人身安全保护裁定制度、成立庇护所、提供受害者法律援助这些“温州经验”在实践过程中,都被证明有效且适用。那么,这些经验究竟是怎样被摸索出来的?

  吴晓娟说,这其实要感谢社会各界人士的帮助。原来,在最高人民法院中国应用法学研究所的工作人员陈敏是名温州人,她专注于研究反家暴法律,给温州提供了不少有效指导,节省了温州摸爬滚打走弯路的时间。

  一方面推广温州经验,另一方面,市妇联一直致力于促进反家暴立法。2013年的全国两会前夕,作为全国人大代表的郑雪君主动询问妇联,有什么需要她带至全国两会的。妇联提议,希望为促进反家暴立法多说几句话。郑雪君当即应允。

  然而,立法的过程却并非一帆风顺。2014年11月,反家暴法征求意见稿终于出炉。吴晓娟当时非常开心地将全文从头读到尾,却感觉很失望。“该法律还只是以宣传倡导为主,缺乏硬性的、可以起到实质性的约束性条文。比如,家暴告诫制度、人身安全保护裁定均不在其中,甚至同居关系也没有列入家暴范畴。这样的法律根本不会有实质性效果。”吴晓娟决定,妇联一定要再当一回宣讲员。

  2014年底,省妇联召开《反家暴法》征求意见座谈会,吴晓娟带上一份几千字的建议书,在会议上侃侃而谈,再次把温州经验详细讲述,引起了与会人员激烈讨论与频频点头。

  去年8月,反家暴法(草案)正式出炉。当看到其中的“温州经验”,“我也算心中一块石头落了地。”吴晓娟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