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咨询

还是房地产商、村民以及投资者都是不小的损失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19-04-26 21:09     浏览次数 :

[返回]

  刺耳的机器轰鸣声绞碎了海南三亚山营村的宁静,千钧吊车铁锤在空中划过一道精确的弧线层高的崭新的楼房,轰然塌掉的楼房一角激起尘烟四起。

  11月25日,站在不远处亲眼目睹自己花费近千万元建起的新楼被淹没在一片灰尘之中,来自黑龙江的张文亮(化名)面无表情,一个劲儿地喝着矿泉水。

  大队人马带着炮机、切割机、吊车铁锤分工协作,三亚田独镇新村村委会山营村小组的14栋、总建筑面积3万多平方米的违法建筑在这一天遭遇了相同的命运。

  这仅仅是三亚拆除违法建筑的一个缩影。自2010年7月22日以来,一场声势浩大集中打击违章建筑的“铁锤行动”横扫三亚,直接指向全市多达400万平方米的违法建筑,这相当于2009年三亚市房屋销售面积的4倍。

  在建设国际旅游岛大幕掀起后,大量民间游资与当地农村土地媾和而建的各类违法建筑面临覆没。为确保这场史无前例的拆除行动能够顺利进行,执法人员甚至使用爆破技术,三亚机场一度曾因此禁航半小时。三亚将为此支出机械成本一亿元左右。

  尽管事前已经接到拆除通知,但张文亮并不知道这一天何时到来,他像村里的其他建房者一样在犹豫观望。附近其他村的人也纷纷跑过来打探消息,看着一栋栋崭新的楼房被果断地拆除,很多人摇头叹息。

  三亚市综合行政执法局新闻发言人林澜向《第一财经日报》表示,为防止拆除消息泄露,执法人员的行动均事先保密,统一集合后才按照部署前往拆除地点,而且拆除过程中不能擅自离开和单独行动。

  但这种突然袭击还是让部分违建业主情绪反弹。本报记者在当日的拆除现场看到,在上午9点左右,当执法人员准备对山营村民小组靠近山体处一栋6层高的违法建筑拆除时,有3名业主突然爬上楼顶,以跳楼威胁阻止拆除。

  山营村的两条水泥路呈“十”字交叉,在两条水泥路的两旁,数栋已经竣工和在建的楼房上门被写上大大的“拆”字。而有些楼房已经有人入住,许多住户陆续将屋内的家具家电搬出,大量家具家电在路两旁堆积如山。

  一栋高达10层的崭新楼房格外醒目,楼房的一角已经被拆除。围观的村民说,这栋10层高楼是村里最高的楼房,2010年春节后开始兴建,老板来自江西,当时一共花费了80多万元向村里买的这片宅基地,总违建面积大概4300平方米。

  现场的执法人员介绍称,10月15日,三亚市“铁锤行动”联合工作组进驻田独镇后,山营村小组几名违建业主不听劝诫,仍投入100多万元对这栋完成主体的10层高楼进行装修,经过40多天的工期,装修基本完成。

  10层新楼的开发者、江西老板并没在现场,几个拾破烂的老人在现场哄抢钢筋和编织袋。村民说,在村里类似这样4层以上的楼房还有很多,基本都是外来投资者兴建,如今房子被拆,许多投资者都不见了踪影。

  执法人员说,当天拆除的14栋违建楼房平均每栋的建筑面积都在2000平方米以上,全部是外地投资者私下向村民非法买卖土地后抢建起来的。但也有当地人集资建造的。一名执法人员指着一栋高9层的建筑说,这是村干部花费180万元建起的违法建筑,外墙已经完成,正在进行内部装修。根据三亚市打击违法建筑相关规定,这栋由村支书抢建的违法建筑同样被拆除。

  14栋违法建筑在一日之内残破不堪,山营村成为一个尘土飞扬的大工地,而这也是整个三亚打击违法建筑的现实写照。根据三亚市政府安排,三亚综合行政执法局计划分46批次逐一对田独镇新村村委会的下新、上新、乌石、山营、荒园五个村民小组的违法建筑进行打击,力争在本月底前基本完成。

  林澜说,按照法律上的解释是,凡未经规划土地主管部门批准,未领取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或临时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擅自建造的建筑物和构筑物,都被称为违法建筑。

  三亚市进一步将违法建筑细化为六类,包括在老宅基地上旧房改造、原住居民在宅基地外违建、被拆迁户缺乏引导而违建、重点项目范围内违法抢建、非法占地/非法买卖土地后独自建房、违法租赁/非法买卖土地后兴建小产权房等。

  此前的6月份,三亚综合行政执法局向市政府提交的《关于我市违法建筑现状的分析与对策》中透露,初步估计,三亚目前的违建突破6460栋,面积达400万平方米。仅23个重点项目建设用地范围内的违法建筑和7个小产权房集中区域内的违法建筑已有2600栋,面积达149万平方米。

  根据三亚官方公布的最新统计,截至目前三亚全市拆除的违章建筑总面积已经超过了50万平方米。但距离400万平方米的违法建筑面积仍有不小的差距。

  实际上,这并非三亚首次大规模拆除违章建筑。公开资料显示,此前的2007年三亚市政府甚至出台了《三亚市违法建设长效管理机制暨责任追究制度》来打击违法建筑,但当地违章抢建的速度丝毫没有得到延缓,反而在此后的6个月内增加了970多栋,面积达37.6万平方米。而自2009年以来,三亚共组织大型拆除行动28次、小型拆除行动86次,共拆除违法抢建的楼房及简易棚屋966栋,面积达33万平方米。

  有不愿透露姓名的三亚市有关官员表示,无序抢建的违章建筑严重破坏三亚公共资源,影响三亚城市规划实施。随着城市的发展,政府征用拆迁,涉及到成千上万户家庭的起居生活,面对的不仅仅是老百姓及违章建筑的幕后老板,更有数以万计的租房户,政府和社会将为此付出极大的成本,蕴藏着引发社会不安定因素的严重隐患。这些违章建筑如不及时拆除,经过一定时间后将形成历史遗留问题。

  7月29日下午,三亚市委书记江泽林在三亚市2010年经济分析会议上公开表示:“违法建筑不仅破坏规划,想在哪里建就在哪里建,那这个城市还像什么城市。如果任由违法建筑泛滥,三亚这个国际旅游城市只有一条路,那就是毁灭。市委市政府采取坚决措施,坚决铲除违法建筑。”

  江泽林要求,各区镇要对自己属地上的违法建筑进行全面清理,也要告诉在建的违法建筑一律要停下来,对新增加的违法建筑要登记造册,到一定时候进行拆除。坚决阻止建筑材料供应商向违法建筑提供建筑材料,对向违法建筑提供材料的供应商查到一起处理一起,决不搞下不为例。

  上述接受采访的官员说,此前三亚大面积违章建筑屡禁不止,在一定程度上与辖区负责人和身负打击违章建筑职责的辖区执法部门履行职责不力,及有少数干部滥用职权甚至有违法乱纪等行为有关。

  吸取过往的教训,三亚市对辖区的责任人启动问责机制。对于打击不力的单位和个人,一年内违法建筑面积在1.5万平方米以上、3万平方米以下的,将责令其单位的正职领导、分管领导、直接责任人辞职;违法建筑面积在3万平方米以上,依规定,给相关责任人免职处理。

  但三亚为这场剿灭也将付出巨大的代价。按照林澜的说法,通常拆违的机械成本是每平方米25元,三亚为此需要的支出是一亿元左右,相当于一个省级重点项目的投入。“而这其中巨大的人力、物力成本,更是难于估算。”

  10月15日以来,林澜和他的同事们都必须到田独镇拆除现场办公,在经历多日的持续疲劳现场拆迁工作之后,“我现在站着都能睡着”。

  有当地业内人士估算,就现实交易而言,如果按每平方米10000元市价,被拆掉的楼房实体价值也达到400亿元,这相当于2009年三亚市173亿元GDP总量的两倍多。即便是按照每平方米5000元计算,也高达200亿元。

  多达400万平方米违建将拆除,无论是政府,还是房地产商、村民以及投资者都是不小的损失。由于政府人力有限,政府拆除行为仅仅是对部分建筑主体进行破坏,大部分主体和墙体依然有待投资人自己拆除。此外,一些地基刚起、盖到一半或盖至数层的房屋,因拆违停止施工,投资人撤资,三亚未来将面临大量烂尾楼被人为制造出来。

  记者在已经拆除过后的乌石等部分村民小组看到,被破坏的违建依然矗立在那里。只是,它的三层以下已被流星锤砸烂,钢筋串着水泥在风中悠荡;建筑外没有拦护及任何遮挡,铺陈的凌乱的水泥块和断裂的脚手架,看起来像地震遗迹,这些烂尾楼并无人问津。

  有围观者不解的是,政府如果能把违建消灭在萌芽状态,如今也不需要大动干戈,既让业主血本无归,又徒增行政成本。“房子也不是一天就矗立起来的,一开始打地基的时候,怎么就没人管呢?”

  对此,林澜认为,相关部门在处理违章建筑时,往往面临涉案人数多、取证难等问题,除了对违章建筑予以强拆以外,难以真正追究当事人的其他责任。但在大量违章建筑面前,这一解释显得有些苍白。

  甚至有投资者直言,无论是默许违章建筑还是三亚的整治重锤,当地政府都能从中获利,因为无论是拆除还是重建,都是一个制造GDP的过程。记者 黄树辉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