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咨询

却发现警 察队伍里意想不到的惊天秘密……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19-05-09 09:32     浏览次数 :

[返回]

  女,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国庆中秋期间,应邀来到某县级公安机关给民警做心理咨询和辅导。短短几天时间,却发现警察队伍里意想不到的惊天秘密……

  10月2日,应某公安局之邀,我以一个心理咨询师的身份,来到了这个平时很少打交道的地方。

  对这群人,我跟社会上大多数人一样,是一贯没有好感的,觉得他们简单粗暴、蛮横无理、死搬教条、缺乏人性,整体素质堪忧。加之网络上、新闻里又不时爆料出野蛮执法的桥段,甚至有人告诉我“警匪一家”,如此这般,更是让我心里忐忑不安,忍不住的暗自揣摩:这里的工作如何应付?这里的人如何应对?

  出乎我预料的是,尽管一路上都在不断打电话通知和联系,除了处理事情的,还有门卫,几个单位里几乎都没有人在所队里。好不容易找到几个人,也都一副急匆匆、根本坐不下来的样子。

  原来,正值国庆假期刚开始,本来就很繁忙的国道交通压力剧增,加之沿线又新添了旅游景点,安保需求也同时增加,各单位所有人员全部到了工作第一线。

  看到这种情况,我们只得简单了解了一下大家的工作情况跟目前状况,然后,追寻他们工作的足迹再前往下一个点,结果是每个所队情况都是这样。弄得根本没有心理准备的我很不好意思,因为我几乎打扰了他们的工作。

  这个半天,我们去了三个派出所、三个交警中队,总共见到不足10个人,好几个还是被负责联络的同志打电话从岗位上换下来的。无论民警还是辅警,也无论什么年纪什么职位,他们无一例外的都是行色匆匆、神情疲惫。

  已是仲秋的天气,但是,见到我们后,他们脱下帽子,每个人头上都冒着热气,被汗水浸湿的头发呈条缕状耷拉在脑门上,搓着手为没能好好招呼我而不好意思地打招呼。

  这时候,我注意到了他们充满倦意的眼里露出来的笑是亲切的、温暖的、阳光的,年轻民警们的眼里还有那种小男孩的羞涩。除了自嘲说都忘了哪天回家的以外,没有抱怨,只说:“过节嘛,肯定忙些的,我们就是做的这个事啊!”

  他们面对不能过节、不能回家还要高强度工作的从容和坦然却让我有点意外。看来,对这个群体,我的了解和认知是有限的,而且好像是偏颇的。于是暗自打定主意,我要好好利用这个机会,走进他们的生活,了解警察们的内心世界。

  警察们的内心到底是强大的!和社会上普通人相比,干警们抽象能力、整合能力、现实关系能力、自我保护能力、情绪控制能力、信任能力、道德良心即“超我”都较强,所以,我们能很好的沟通和互动。

  在我跟他们真诚直率的表达了对他们所有情绪的理解接受后,很快可以就跟我敞开心扉交流,有些警嫂也通过各种方式跟我谈了他们的困扰。

  一个民警告诉我,他今年已经加班150多天了,单位里有这个数字的还不是少数,而此时还不过才是十月!平时工作忙了,一天一夜不睡是常事。由于常年如此,生物钟紊乱了,即便不加班,也要深夜一点多才能入睡。

  这种状态下,年轻的他白发丛生,得了严重的胃炎、喷门炎、胆囊炎,工作间隙还要随时吃药控制疼痛。即便如此,他仍然由衷的告诉我,这样的工作让他有爱、有存在感、有使命感,所以他选择承担不逃避。

  问起家里的情况时,他告诉我有两个孩子了,平时都是老婆管着。这个年轻的妈妈不仅带孩子,还要独自张罗着装修房子搬新家。

  说到老婆的时候,他很自豪地说老婆懂事的,从来不要求他多挣钱多陪伴多做家务多带娃!他用了个词:无欲无求。

  可是,我是深深体会到了这位年轻妻子的心情的,她是要经历了多少希望多少失望以后,才能做到在家事上对埋头工作的丈夫不再期望啊!

  我还知道一位警嫂,丈夫在基层派出所工作,周末没特殊情况才能回家看看。她的家里既有患了癌症的老人,还有个读高中的青春期孩子。

  她每天疲惫不堪的下班回家后,除了马不停蹄的干家务活,还要应付来自因常年患病、性情大变的老人提出的各种各样无理要求和闹腾,安抚陪护病人的母亲的情绪,几乎无力再管理面临高考的孩子,孩子成绩退步了也是无可奈何。

  到了这个份上,她每天心里不舍的人还是那个很少回家,用她的话说是被繁重工作透支生命的老公而不是自己!每每看到新闻里有警察因为积劳成疾过早离开人世的事时,都揪心不已。

  现在的社会,不再是过去男主外女主内的时代了,当别的妻子对老公提出各种浪漫诉求然后朋友圈里各种秀的时候,作为一名警嫂,她们深深地知道,自己要承担的责任,做了这样的选择,就必须接受这样的人生。哪怕她们中有人会抱怨、会发狠,然而,她们肩上的担子不会扔,手上的事情不会停,心里的牵挂不会止。

  我没有问这位老公的感受,可是,我能想象得到,当他每天忙完各种工作以后,躺在床上,心里一定全是对家里老人妻子孩子的牵挂啊!这样的深夜,他又如何能安然入睡!

  一天,一位民警给我发了一张画,这是他刚上小学的孩子美术课上的作品。老师的题目是要画一张温暖的全家福。

  在一个离城比较远的派出所里,他们的所长告诉我,因为难得回家,每次回家的时候很晚了,孩子已经睡了,早晨起来上班时,孩子又去上学了,所以,他已经很久没有见到上高二的女儿了。

  有时候实在想孩子了,会给她打电话。孩子开口就问,怎么了?有事吗?没事就简单应付两句说再见了!

  说到这里,我看见他脸上露出了自嘲的笑,眼里全是无奈。“没办法啊,事情在这里呢!”

  是的,一个基层派出所,人数有限,事情无限,除了所有人投入所有精力,别无他法。

  格尔迪说,父亲是一种独特的存在,对培养孩子有一种特别的力量。爸爸给予孩子充分的陪伴和连接,不仅对孩子的健康成长十分有利,更是身为男性的自己走向成熟的途径和标志。

  这些他们也是知道的,只是,身为警察,为了更多的孩子平安,他们只能在自己的小家里缺席了!

  我还看到另一位民警,手机上设置的闹钟,从凌晨三点四十五分开始直到晚上十点半,有六个时间点。这些时刻提醒他们有事情要做,而不只是醒来。

  我知道,这样的闹钟设置,在公安基层所队,绝不是少数人的,也绝不是一时的,这些都是我们无法想象的工作节奏!

  一位英俊帅气干练的刑警跟我谈起他们的作息时间,很多时候24小时的连轴转。

  我随口跟他说起养生常识,像他们生活这样没有规律,时间长了会对血糖血压有影响的呢。他笑了,平静地告诉我,他已经很多年必须靠吃药打胰岛素维持血糖值了。

  在跟他们相处不长的日子里,我感受到了很多这些外表看似冰冷的干警们内心深处的侠骨柔情。

  他们很多人毕业于正规院校,也曾踌躇满志、多才多艺,只是到了公安队伍,他们知道必须把个人的一切融入到这个特殊的职业中去。他们热爱家人,惦记父母,忙得不能回家的时候,工作之余只能跟家里人打个电话,看个视频,互相安慰陪伴。

  穿上警服,佩上器械,板起面孔,他们是维护社会治安的警察;换上便服,放下面具,他们是跟我们一样的普通人。

  他们也会有家庭琐事,有人情世故,有同学朋友,有喜怒哀乐,有兴趣爱好,只是,当面对工作时,他们比所有人都必须更彻底的放弃个人的一切,只为服从!

  但是我们的人口基数是美国的好几倍,这也就意味着,我国的警力密度比美国低很多。

  据报道,2014年,巴西每10万人约有211名警察,这个警民比例在世界各国处于中游偏下的水平。而中国每10万人只有120个警察,相比之下,美国有245个,英国有307个,俄国有246个,日本有197个。

  警力虽然少,但是在国际公安会议当中,全世界的警察都要承认,中国治安是最好的国家之一。

  现在,我是深深的理解了这群人!对他们来说,能得到社会上大家的理解,配合就是最大的心愿了!

  我问过他们原因,答案几乎一样:一是相互告知一下这个时间段在不同位置战斗的同事,二是让家里人知道他们在干嘛好放心!

  清晨,我看到一个民警的朋友圈里,几张他凌晨巡逻时刚拍的照片,天刚朦胧,树叶跟芦苇在风中摇曳。我几乎感觉得到这个时节深深的刻骨的寒意。

  在不长的时间里,先后有100多位民警和10多个家属通过各种方式和渠道和我进行了交流,占到总警力的五分之一。

  目前,仍有10多人面临着比较复杂的问题和困惑,跟我保持着比较多的联系。这些人中包括各警种、各年龄段、各岗位的。

  来访者中不少人罹患有偏头痛、耳鸣、荨麻疹、高血压、糖尿病、消化性溃疡、支气管哮喘、内分泌失调、关节炎等疾病。

  有饱受耳鸣痛苦二十多年的人,有三十多岁就脂肪肝、高血压、胃溃疡的人,有四十出头就要依靠打胰岛素控制血糖的人,这些都是其他行业极少出现的现象。

  其中最为严重的并值得高度注意的是由于常年快节奏的工作致使生物钟紊乱,干警们无论哪种年龄、性别,都普遍存在着入睡困难、维持睡眠困难和多梦早醒且再入睡困难等失眠问题。

  这是个看是小事,实则严重威胁身心健康的大问题,长年累月,必将引起记忆力减退、工作效率降低直至抑郁、焦虑等严重心理疾病。

  来访的部分干警还表现出了一些心理疾患,除了心理问题躯体化外,比较普遍的是焦虑,紧张不安、失眠多梦、记忆力减退、注意力涣散、易疲倦、工作效率下降等,还有持续的过度的对疾病、受伤、灾难、伤亡甚至家人走失、被绑架的担心,以及心悸心慌、过度出汗等焦虑症状,这些都超出了我的想象。

  另外,一些人还表现出了抑郁及易激惹症状,感到自己的精力下降,感到难以完成任务,感到苦闷。

  简单统计了一下,这些来访者中,有明显症状的近百分之三十,有较严重症状的近百分之十。

  已婚民警们夫妻间的矛盾主要表现在经济问题、价值观问题、性的问题和外在社会的影响问题。包括工作环境、朋友圈以及夫妻双方个人成长的速度不同步的问题。

  家庭问题往往具体表现在由于日渐增加的老人赡养和照顾需求、孩子的教育和管理、繁重的家务等跟民警们工作需求大、时间长发生冲突引起。

  因为作息时间的不一致,家事参与较少,有些家庭里夫妻日渐疏离,一些民警在家里被边缘化,直至主动搬出或被赶出卧室,不得不睡在书房或儿童房。

  陈劲松,女,福建师范大学心理学专业,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中美心理咨询师规范化培训班首期学员,某地区心理咨询师协会秘书长,西安叶舟心理健康有限公司特约咨询师,全国首期文化与心理治疗论坛代表,有近十年网络心理咨询和面询经验,长期为一些机关、学校及社会团体承担专业心理指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