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咨询

为朱某、梅某等人实施诈骗提供帮助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19-04-05 13:27     浏览次数 :

[返回]

  用人单位的法务曹某,因不满公司让其待岗降薪的处理,居然教唆保安窃取劳动合同,并以公司未订立劳动合同为由申请仲裁,诈骗公司赔偿双倍工资7万余元。结果法务曹某被判处有期徒刑二年九个月,偷盗劳动合同的3名保安梅某、朱某、黄某均被判处有期徒刑。

  曹某在某公司担任法务期间,因不满公司让其待岗降薪的处理,产生了报复公司的想法。2012年11月,曹某在与公司保安梅某、朱某聊天时,教唆二人窃取劳动合同,并以公司未订立劳动合同为由申请仲裁,要求公司赔偿双倍工资。

  此后,梅、朱二人利用保安职务之便,关闭了走廊与人事部的监控,采取一人放风一人盗窃的方式轮流将劳动合同窃出。期间,朱某给同事黄某打去电话,告知其此事,经与黄某合谋后,梅、朱二人又将黄某的劳动合同窃出。

  2012年12月至2013年5月期间,梅、朱、黄三人故意隐瞒真相,以公司未与其签订劳动合同为由,先后向区劳动仲裁委提请仲裁。其中,曹某作为公司委托的代理人,参加了梅、朱二人劳动仲裁案件的审理。案件审理期间,曹某罔顾职业道德,多次与梅某等人私下联系,告知庭审程序及注意事项,同时约定事成之后相应的报酬。经法院审理查明,在曹某的参与下,梅、朱、黄三人使用违法手段共骗得人民币7万余元。

  1.用人单位需要妥善保管好劳动合同;2.在签订合同时另备一份劳动合同签收表,签收表中载明劳动合同起始时间,由员工签名确认,与劳动合同分开保管,防范丢失合同带来双倍工资风险。

  原审法院认为:被告人曹某、梅某、朱某、黄某结伙诈骗公私财物,其中曹某、黄某诈骗数额较大,梅某、朱某诈骗数额巨大,其行为均已构成诈骗罪,且系共同犯罪。第2、4笔犯罪因被告人意志以外的原因未得逞,是犯罪未遂,可以比照既遂犯从轻或减轻处罚。被告人曹某、梅某、朱某、黄某到案后能够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可以从轻处罚。被告人梅某、黄某退清赃款,可酌情从轻处罚。综合本案各被告人的犯罪情节、量刑情节等,决定对曹某、黄某适用从轻处罚,对梅某、朱某适用减轻处罚,并认为被告人黄某的犯罪情节较轻、有悔罪表现,没有再犯罪的危险,对其所居住的社区没有重大不良影响,可以适用缓刑。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条、第二十三条、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一款和第四款、第二十七条、第二十九条第一款、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七十二条第一款和第三款、第六十四条及《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诈骗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六条之规定,以诈骗罪,分别判处被告人曹某、梅某有期徒刑二年九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三千元;判处被告人朱某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千元;判处被告人黄某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千元;被告人梅某、黄某退出的赃款,发还被害单位江苏xxxx儿童体验教育科技有限公司。

  上诉人曹某提出的上诉理由是:1、其行为不属于教唆犯,也不构成诈骗罪;2、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有误,其在梅某、朱某诈骗的过程中不是主犯,未帮助王某实施诈骗;3、其有自首情节;4、原审判决量刑过重,应对其适用缓刑。请求二审法院查明事实,依法改判。

  本院经审理认为,一审判决认定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足以认定。关于原审被告人黄某二审中提供的证据及辩解意见。因黄某提供的工资单不能证明其提出的劳动合同无效的主张成立,其向劳动仲裁委提出的仲裁申请,也并未以劳动合同无效为由主张正当权益,而是在窃取劳动合同后以未签订劳动合同为由申请仲裁,故黄某的行为符合诈骗罪的构成要件。其为了维权而申请仲裁的辩解没有事实依据,不能成立。其二审庭审中提供的证据,亦不能证明其主张,本院不予采信。关于上诉人曹某及其辩护人提出的上诉理由和辩护意见,本院综合评判如下:

  1、上诉人曹某在xxxx公司餐厅吃夜宵时,明知原审被告人朱某和梅某均是xxxx公司职员,仍告诉在场包括朱某和梅某在内的三人,向劳动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索要加班工资需持有劳动合同,如果公司和员工没有签订劳动合同,员工可以申请仲裁主张双倍工资;并告知劳动合同存放在公司人事部,朱某等人可以利用夜间巡逻的便利进入人事部偷取劳动合同,同时提醒他们不要被监控拍到。此后,原本没有犯罪意图的朱某、梅某实施了曹某教唆的行为。上诉人曹某怂恿、利诱朱某等人盗取劳动合同后,采用申请仲裁的方法主张双倍工资的行为与朱某、梅某后续的诈骗行为有刑法上的因果关系,构成教唆犯。

  2、上诉人曹某不但教唆原审被告人朱某、梅某从公司人事部办公室窃取劳动合同,然后以未签订劳动合同为由申请仲裁,要求公司支付双倍工资,还告诉了朱某、梅某公司存放劳动合同的具体地点。在获知朱某、梅某、黄某窃取劳动合同后,曹某还多次与朱某、梅某等人私下联系,采用透露xxxx公司的应诉准备情况、帮助计算双倍工资赔偿数额等方法,为朱某、梅某等人实施诈骗提供帮助。故曹某的行为构成诈骗罪。其在朱某、梅某诈骗的过程中,在犯罪意图的形成、行为实施的整个过程中起了相对主要的作用,依据法律规定,应当认定为主犯。

  3、上诉人曹某的供述与原审被告人朱某、梅某的供述印证一致,能证明曹某向梅某索要报酬的事实。

  4、上诉人曹某的供述及王某的证言能够相互印证,证实曹某曾告诉王某加班工资和双倍工资的计算方式等,在王某实施诈骗的过程中起了一定的帮助作用。

  5、现有证据只能证明上诉人曹某欲乘车返回无锡,尚不足以证明其系自动投案,且曹某在被抓获之初,并未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说明其没有如实交代并自愿接受法律制裁的意愿,其行为不符合自首的构成要件。

  综上,上诉人曹某的上诉理由、辩护人的辩护意见、原审被告人黄某的辩解意见,因无事实与法律依据,均不能成立,本院均不予采纳。原审判决认定上诉人曹某、原审被告人梅某、朱某、黄某犯诈骗罪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适用法律正确,诉讼程序合法,应予维持。

  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裁定如下: